那样的话,命局纺织机和李宇春(Li Yuchun)

这个剧情也太搞笑了。
互助会的目的
就是提前杀掉一切有可能因为“一时手软不杀,而这个没被杀的人将来极有可能杀掉一千人”的人。电影的最后部分也证明了这点,FOX没有杀掉威斯利·吉布森(詹姆斯·麦卡沃伊),导致整个互助会的成员全体被杀(差不多一千个人了吧...)。
互助会的每一个成员实则就是“这个人”的典型代表。
当然也逃脱不了被命运纺织机通过二进制推测出名字而都被杀的命运。
但他们要是不入会的话 就不存在最后被杀
由此可见 这些人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
每一个成员杀人的方式都很精彩 费劲心思 聪明绝顶
而本身做的事情却是幼稚到顶。杀人越多 死得越快
个人觉得这完全是一部恶搞喜剧片
编剧太有才了 确切说起来 如同谢霆锋唱过的一首老歌名
所有人是傻。
把大众都当傻逼。

狗屎的纺织机!

个人觉得由纺织机的排序联想到二进制 再由二进制猜想出被杀者人名

有那么一个杀手互助会存在,我不反对,但这个“互助”二字,我觉得,杀手之间进行的像小孩子做游戏一样的互助意味,实在让人汗颜 互助,顾名思义是相互帮助 在“杀人”这样的字眼里,互助会怎样体现它的价值?在任务中相互帮助,共同进步?在斯隆说出“我们的组织叫杀手互助会”时我愣是在那么严肃的氛围里爆笑了三声
然而有那么一个决定生死大权的纺织机存在,这问题就非同小可了 偏偏还爱搞二进制,然后转化成任务对象的名字,记录在册,发出一个个杀人任务 当看到偌大的房间里一台静静纺织着的纺织机看似肃穆庄严地立在中央,在窗子透进的柔和日光里,却是一台十足的“杀人机器” 它凭什么能够发出杀人的指令?凭什么能够轻易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大权?它的真实性在哪里?

ZTM太有创意了。不由得让我联想到芙蓉姐姐 莫非这时代 真的是编剧江郎才尽 人们精神文明已到顶峰了么 既然好的都已经享受完了 那就从差的再开始娱乐 要是差的也到头了呢 终于明白为什么李宇春那么受欢迎了 帅哥美女我们赏阅太多太多太了无新意 于是我们都把目标转移到新时代的偶像 可男可女 不男不女 或许这才是极致。

当卫斯理发出这样的疑问的同时,我也这样想 然而福克斯的故事依旧没能说服我 在这样一个循规蹈矩的世界里,即使有异于常人思维的事件发生,有这样的理论“杀一人,救千人”存在,我也只能把它作为情节必须,试着接受所谓的杀人的合理性

然而“杀一人,救千人”这样的话,如果在武侠小说里,就会无可厚非被渲染成英雄气概,它存在绝对合理,绝对令人膜拜,绝对令人叹服并且为之称道 但脱离这样明显的幻想主义色彩来讲,投入一个真实的21世纪社会,它绝对缺少足以立根的说服力 英雄的存在,在如今社会里,已经不是纯粹地没有其他色彩渲染的英雄存在,更何况一群自称“遵循命运安排,杀死目标,保人类安全”的愚蠢杀手
因为不曾威胁到他们自身的性命,所以盲目地跟从指令,完美地完成每一个目标的猎杀,甚至以此感到高贵与纯粹,以及仿佛拯救世界般的快感 一定有,双手即使沾满鲜血,却仍是“该死之人”的血,不用顾及 因为他们是目标,自己理所当然成为完美猎杀者

然而他们忘记一点,是从前无论杀了多少“该死之人”之后都没有反思过的问题,那就是:终于有一天他们都成为目标,成为纺织机丝线之间隐藏的等待破译的密码,成为一张任务下达书上的一个名字 于是他们开始考虑现实的不容置疑和犹豫的问题 当斯隆在卫斯理说出真相后分发给包围卫斯理的杀手并且告诉他们他们都是目标,都是那“杀一人”之中的那“一人”时,影片开始进入最为核心和最为胶着的部分:生,杀了卫斯理,继续冠冕堂皇地完成纺织机上的任务;还是把枪放入自己的口腔,扣动扳机,依照纺织机上的“天定的命运”,杀了自己,完成“杀一人,救千人”的信条

于是乎在这里,我发现了曾经扮演《木乃伊》里法老护卫队里的队长的那个同时出演过《生化危机》里主要的雇佣兵的演员,他所扮演的光头放弃了他曾经信誓旦旦(也许不能这么说)的信条,开了保险锁(我不知道枪后面扣动的那个到底算啥玩意) 讽刺和矛盾在这时显得特别浓重,然后就真正出现了那个令人绝对无语的违背物理学原理的一击:安吉丽娜扮演的福克斯服从命运射出了绕这个弧形大厅一周的子弹!
这颗子弹就在光头扣动扳机的那一刻被甩入他的太阳穴,然后从另一头出来,然后按圆周飞行,穿越整个弧形射杀全部圆圈外部的杀手,最后进入福克斯的脑袋,让她在最后一刻唯美地倒下
而圆心的卫斯理,接住福克斯扔出去的枪支,吼叫着冲出这个圆圈开始去猎杀斯隆,找到的却是混乱的缠满丝线的房间里被毁坏的的纺织机

在卫斯理学会一件任何人都没办法教会他的事实: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时候,错误杀死自己的父亲,在他的屋子里找到自己幼年的相片,并且开始相信他是父亲这个事实,然后弄清楚斯隆的阴谋与秘密 最后发现父亲的武器室,最终握起父亲的武器 和影片前面进入互助会前被欺骗错误地相信一个死去的男人是父亲并且用他的衣服、书籍,甚至那把被丢弃或者说藏在马桶里的手枪,形成鲜明的对比与莫大的讽刺
然而他血洗互助会基地,使之变成真真正正的“修罗场”,枪林弹雨里血肉横飞、脑浆四散,在一片“老鼠炸弹”制造的混乱和烟尘中,利用进会前那些杀手老师教予的手段,悉数奉还

 

命运的真实性在哪里?如果说影片开头那个从高楼跳出爆头4人的最终仍旧被杀的猛男若真是卫斯理的父亲,那么结尾斯隆的死也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可惜那个猛男并不是他的父亲反而恰恰死在他父亲枪下 也无妨,那颗他父亲为了追求真实的子弹穿过与自己女朋友外遇的最好的朋友的啤酒罐、穿过压榨自己咆哮自己讽刺自己的女肥猪老板的甜甜圈,飞入站立在“X”之上成为即定的目标的斯隆脑袋里 然后利用电影倒退,展现子弹经过的路线,直到重新飞回卫斯理所掌握的枪里,也许,他也算真正开始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了

(另,即使很狗血,但演员阵容还是让我震撼了一次,安吉丽娜和那个“半羊人”先生,以及那个叫什么我不知道的黑人,还有那个“光头护卫队队长”……半羊人先生使枪也绝对好看!最后吼一句:这电影名叫“wanted”我愣是不知道该怎么翻译……)

本文由金沙城注册送26元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那样的话,命局纺织机和李宇春(Li Yuchun)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